幸运飞艇k星辉彩票|幸运飞艇开奖时事视频

同一片田園,不同的“風景”——廣西龍勝綠色發展觀察

2019-06-20 來源:新華每日電訊閱讀 31 次

核心提示:

  原標題:同一片田園,不同的“風景”——廣西龍勝綠色發展觀察

  ▲金秋時節,漫山金黃,游客在龍脊梯田觀光游覽(2018年10月12日攝)。 新華社發(潘志祥攝)

  大地母親孕育萬物。依靠土地耕作,曾經是人們世世代代繁衍生息的唯一選擇。

  千百年來,廣西龍勝山區群眾在賴以生存的土地上開山劈地,開墾出層層梯田。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,那酷似鱗片附著在山脊之上的田園成為令世界驚嘆的奇觀,海內外賓客紛至沓來,領略中國南方農耕文化“活化石”的獨特魅力。從此,慣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莊稼人有了更多的生計,一面在祖宗留下的田園里耕作,一面發展鄉村旅游。2018年,龍勝接待游客860.03萬人次,實現旅游消費105.08億元,綠水青山真正變成了金山銀山。

  依托生態和農耕文化、民族文化等獨特資源優勢,龍勝走出了符合自身實際的可持續發展之路。他們像愛護眼睛一樣愛護生態,同時著力挖掘優秀文化資源,推動文旅融合發展。今年4月,這個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宣布“脫貧摘帽”。

  種田成為風景線

  龍勝各族自治縣位于廣西桂林西北部,與湖南接壤,境內重巒疊嶂,素有“九山半水半分田”之稱。自然條件逼出了當地群眾的創造精神,高高山脊上的層層梯田便是人們世世代代為生存而奮斗的佐證,莊稼人因此被稱為“大地雕塑家”。

  生活在龍脊鎮古壯寨的廖志國沒有想到,祖祖輩輩耕作傳承下來的田園有一天竟成了風景。

  伴隨著龍脊梯田名氣的提升,前來旅游的游客越來越多,經營旅館、飯店的村民也逐漸增多。五年前,廖志國的大女兒將自家的青瓦木樓改造成客棧,開始做鄉村旅游,生意一天比一天紅火。

  曾經,面朝黃土背朝天,種地幾乎是唯一的收入來源,糧食夠吃就不錯了,花銷卻從來都緊巴巴的。如今廖志國也種地,但種的是“風景”,是為了讓農耕文化得到傳承,吸引城里人來此體驗與都市完全不同的生活。“至于種地的收入,可以忽略不計。”

  同村的廖琴芳精明能干,客棧開得更早一些。2009年,廖琴芳敏銳地感覺到旅游發展給貧困山區帶來的商機,果斷把在外務工的丈夫叫回家。他們大著膽子向親朋好友借了40萬元,將自家的木樓改造成了一棟三層的農家旅館。

  “當時還是有些顧慮的,借了那么多錢,就怕還不起嘛。”廖琴芳說,從客流量趨勢看,他們相信自己的判斷。后來,生意情況比他們預判的還要好,只不過兩三年時間就基本還完了外債。如今,當上老板娘的廖琴芳忙里忙外,有些粗糙的雙手戴著戒指、手鐲等飾品。她坦言,這些年自己常常顧不上梯田里的農活了,但龍脊梯田里的莊稼是必須種的,家里的5畝田就分出3畝請別人幫著打理。

  大概從2001年開始,龍脊梯田的名氣越來越大,來自四面八方的游客要住宿,要吃飯,要消費,為當地老百姓帶來了機會,大家嘗到了甜頭,觀念漸漸轉變,新的生產模式帶來的利益占了村民收入的絕大多數。

  “以前種田是為吃,現在種田成了風景線,老百姓收入更高了。”桂林龍脊旅游有限責任公司傳媒部副經理何利民說,景區每年從門票收入中按比例補償給村民作為旅游紅利,村民則需按照規定種植水稻和維護梯田景觀。

  為了調動群眾參與旅游開發的積極性,景區在支持群眾做農家樂的同時,鼓勵大家把閑置的土地租給有能力的人種,讓龍脊梯田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農耕景觀:春耕時水田如鏡面映出四面青山,夏季稻田里的秧苗郁郁蔥蔥,秋收時滿山遍野一片金黃,冬季的雪景又是另一番浪漫。種田的人按勞分配,也能領取不菲的景區分紅。去年,大寨村每畝地分紅4000元,最多的一戶人家分到了5.6萬元。

  長發飄飄迎客來

  龍脊山腳下的黃洛瑤寨是龍脊十三寨中唯一的瑤寨,瑤族女子的長發構成了龍脊的另一道風景。

  黃洛瑤寨風光秀麗,一條穿寨而過的小河,悠悠鐵索橋連著兩岸人家,瑤族吊腳樓在群山之間錯落有致。據介紹,黃洛瑤寨獲選首批“中國少數民族特色村寨”,最主要的原因正是長發。這個被譽為“天下第一長發村”的村寨,頭發在1.4米以上的女性就有60多位,最長者達2.72米。據史料記載,龍勝一帶的紅瑤婦女早在宋朝就有留長發習俗,至今已有千年歷史。

  紅瑤女子對自己的頭發極為珍視,有世代相傳的蓄發習俗和護發秘方。據說女孩子只在十八歲的時候剪一次頭發,此后就包裹著一圈土布,結婚時這布才能取下來,將頭發在頭上盤一個無髻的圈。

  近年來,走進龍脊的中外游客對她們的長發產生了濃厚的興趣。黃洛瑤寨村民打破千百年的禁忌,解開包裹嚴實的長發進行民俗表演。“一梳長發黑又亮、二梳長發等情郎……”過去從事傳統農耕的婦女,為游客表演長發歌舞、經營農家特色餐飲住宿,人人成了“扛著犁耙種田地、唱著山歌搞旅游”的“兩棲”農民。

  記者走進黃洛瑤寨,正好遇見身著民族服飾、盤著長發的瑤族婦女聚在小巷子里分發上月的演出費。54歲的潘紅妹開心地接過領隊遞來的3075元現金。她說,近年來,隨著游客增多,她們的表演場次也逐漸多了起來,“五一”期間最忙的時候一天連著表演了18場,每一場“工資”為15元。村里的長發女子幾乎都加入了舞蹈隊。

  “往年一年的門票收入100多萬,去年桂三公路開通以后,暑假一個月門票收入就有120萬,每戶分紅5至6萬,日子越過越好了。”潘紅妹說,除了演出費,她們還能得到一筆景區門票分紅。

  黃洛瑤寨的長發舞在文化部門的幫助下多次提升打磨,成就了今天5.0版本的長發歌舞表演藝術。為提升旅游品質,龍勝縣挖掘獨特的旅游資源,“排燈節”“紅衣節”“趕山節”“開耕節”“梳秧節”等傳統節日被一一盤活。

  龍勝各族自治縣文化廣電體育和旅游局局長毛逸人說,支撐龍勝全域旅游的并不是純粹的風景區。“少數民族群眾的日常生活、生產,民族風情,民族文化,這些都是風景線。”

  生態支撐新業態

  成立于1951年的龍勝各族自治縣,是中國中南地區最早實行少數民族自治的縣之一。在近70年的發展進程中,龍勝也走過不少彎路:曾經嘗試發展工業,不僅效益不好,還造成嚴重的環境污染;發展傳統農業,因綿延青山高達千米的海拔差,難以形成規模化種植。

  2003年,一條從龍勝縣城通往龍脊鎮大寨村的公路修通,拉開了龍勝旅游扶貧的序幕。依托龍脊梯田和民俗文化影響力,鄉村旅游大放異彩。近年來,龍勝縣委、縣政府更是以“建設中國生態旅游強縣”為目標。

  當地干部群眾深知,無論發展工業、農業,還是旅游業,任何業態的發展都離不開生態的支持。“寧可發展慢一點也要保護好生態,絕不引進破壞生態和貽害子孫的項目和產業。”龍勝縣委書記周卉說,近年來,龍勝以“鐵的決心”掀起環境保護攻堅戰。

  曾經,龍勝各地河岸邊采砂船隨處可見,河水渾濁,河道千瘡百孔,山上闊葉林被隨意砍伐,生態破壞嚴重,群眾怨聲載道。2015年龍勝關停并轉了70多家木材加工廠,2016年取締了71家非法采砂場,2017年全縣480多條河流全面禁漁……

  龍勝是我國主要的滑石主產地和供應地之一,境內三大滑石礦企業產值占據全縣工業產值的半壁江山。然而,滑石從開采到加工,都對環境造成影響。

  “開采滑石帶出泥,把河流染成了‘黃河’,加工滑石產生的白色廢水又把河流染成了‘牛奶河’。”龍勝各族自治縣環境保護局局長粟建廣說,近年來,全縣投入2000萬元對三大滑石礦企業的環保設備進行更新改造,如今廢水經過壓濾機處理后變成一塊塊“餅”,有些礦物質含量大的還可以回收。經過全力整治,“牛奶河”重新清澈起來。“應該還老百姓一個綠水青山了。”

  為了更好地保護青山綠水,龍勝實施了禁采河沙、禁伐闊葉林、禁止新批建水電站等系列措施,實現從無序利用資源到著力保護資源的根本性轉變。

  龍勝還把生態建設與扶持產業相結合,出臺了“兩茶一果+特色養殖”產業獎補政策,加大對油茶、茶葉、羅漢果等特色產業的保護和開發力度,老百姓種養殖積極性日益高漲。筑牢可持續發展基礎

  如今的龍勝,各個村屯的路寬了、環境美了、產業旺了,其中生態產業覆蓋貧困戶達到90%以上,成為群眾脫貧致富的有效途徑之一,全縣貧困發生率從2015年底的18.7%下降至2018年底的1.86%。

  龍勝縣委、縣政府清晰地認識到,脫貧摘帽只是脫貧攻堅戰中取得的階段性成果,在解決“兩不愁三保障”的前提下,如何鞏固脫貧成果,進一步做好鄉村振興,才是需要認真謀劃的大課題。

  龍勝編制了《龍勝各族自治縣生態、旅游、扶貧大環線規劃》,規劃按照“全域一區一線”“全縣大景區、全域大旅游”的設計構建全域旅游發展格局。以交通為基礎,繼續完善貫穿龍勝10個鄉鎮、80%行政村的大環線,把全縣2358平方公里土地建設成為開放式的生態公園。

  交通曾是龍勝旅游發展的掣肘,隨著大環線公路的日漸成型,一些遠離龍脊景區的邊遠地區也吃上了“旅游飯”。毛逸人告訴記者,龍勝最北邊的南山牧場擁有天然的旅游資源,被稱為“南方呼倫貝爾”,但由于基礎設施制約,一直“養在深閨人未識”,自從公路修通以來,當地悄然冒出18家農家樂,今年“五一”期間迎來游客2000多人次。

  龍勝是我國僅有的兩個各族自治縣之一,民族文化資源豐富,為推進文旅融合發展提供了良好的基礎。“我們深度挖掘民族文化和傳統古村落等資源,在大環線上差異化建設民族特色小鎮、養生景區等,使旅游業態實現全域性布局、差異化發展。”周卉說。

  龍勝有著“百節之縣”的美譽,每年各鄉鎮的獨特節慶輪番上演,成了龍勝文化旅游的一道靚麗風景。如今,龍勝各地基本形成了“以節養節”的模式,通過辦節,帶動了住宿、餐飲旅游業的發展。

  在全域旅游的帶動下,龍勝各鄉鎮紛紛行動起來,通過發掘自身的民族文化,分享梯田的輻射紅利,走可持續發展之路。

幸运飞艇k星辉彩票